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满园春色 > 好,开始揭我的老底了。我不搭这个碴! 第三是有些老资格的奴隶 正文

好,开始揭我的老底了。我不搭这个碴! 第三是有些老资格的奴隶

来源:佛手金卷网 编辑:连接套管 时间:2019-10-08 03:05

  《红楼梦》中的有关贾家的管理、好,开始揭制度、好,开始揭运转的程序、运作的机制我实际上没有弄清楚,但确实能看出问题来——入不敷出,无人负责,主子与主子之间、奴才与奴才之间、主子与奴才之间矛盾重重。

第三是有些老资格的奴隶,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有些老资格的奴才有一些失落感,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当然这里边儿形象最光辉的就是焦大,焦大他曾经舍死救过主子,他有过功劳,而且又是老资格,正因为他是老资格别人没法拿他办。除了焦大以外还有一个老资格就是李嬷嬷,李嬷嬷是宝玉的奶妈,宝玉喝过她的奶,所以她生怕别人忘记了她是宝玉的奶妈。她非常嫉妒袭人,用一些很恶劣的语言骂袭人。我称李嬷嬷对袭人的嫉妒为“忘年妒”,除了忘年之交以外还有忘年的嫉妒,你都那么老的人了你还跟小丫头们起什么哄?她还就是嫉妒,而且这种嫉妒在政治生活中是可以起很大的作用,是政治生活的一个因素。譬如说吕后对戚后的嫉妒,后来很多的行为,都和她的嫉妒有关,这个我不必特别多的发挥,但是大家可以想一想。对于焦大的失落看起来好像还很正义,因为焦大是以主流意识形态为武器来批判一代不如一代的贾氏家族,还有李嬷嬷等,一直到王善保家的一提起晴雯来那种忘年妒也都出来了,连王夫人都是。王夫人一见晴雯那么漂亮,立刻就充满了怀疑充满了反感,这样一种逆向淘汰的人事工作,不是说择优汰劣吗?但是我偏择劣汰优。她为什么觉得袭人比较好呢?袭人丑陋,第一点丑陋,第二点说话比较笨,实际一点儿都不笨,但是她一见王夫人她就笨。有的人平常非常能说话,一见领导说话就结巴,而且有时候领导还挺喜欢一见领导说话就结巴的人,这也是很有趣的一种事。好,开始揭政治人物和政治事件(1)

  好,开始揭我的老底了。我不搭这个碴!

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重量级人物贾母《红楼梦》里最重要的政治人物首先是贾母,好,开始揭贾母从表面上看非常善良,好,开始揭而且非常放手,她特别明白,特别懂事儿。她曾经对刘姥姥说我不过是能吃口子就吃,能乐会子就乐的一个老废物罢了。这话充满了尊严和自信,一个大权在握的人才敢这么说,否则她绝不承认自个儿是老废物。她如果刚掌权,她一定会强调别看我老了,谁能逃出我的眼睛?我想让谁死她就活不了。到了贾母这个份儿上,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说我不过是个老废物罢了,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这个非常佩服,我觉得这是自信心的表现,你要是真相信这个话,把她当做老废物来处理,来对待,你就是作死。

  好,开始揭我的老底了。我不搭这个碴!

第二我要提一下贾母平常那么喜欢贾政和王夫人,好,开始揭那么喜欢王熙凤,好,开始揭但是在贾赦要讨鸳鸯的时候,鸳鸯一哭诉,贾母忽然勃然大怒,说我就知道你们都是算计我的,她一指在场的所有的人,连王熙凤王夫人都在内,她一生气王夫人这些人连薛姨妈全都站起来了,她显出很凶恶的一面,而且不分青红皂白,打击一大片,“横扫一切牛鬼蛇神”,全是牛鬼蛇神。这里边当然还有很多分析,遇到这种情况人家谁都不能说话,因为她在生气,在骂王夫人。贾宝玉不能说话,贾宝玉不能说向着亲娘,不向着奶奶,这里有一个站队的问题,有一个原则的问题,只能站在奶奶这一边,但是他又不能跟着奶奶一块儿说,揭发自己的亲娘那当然也不可能,所以他只能沉默,只能低头不语;薛姨妈不能说话,因为她是亲戚,而且王夫人是她妹妹;王熙凤也不能说话,这个时候探春说话了,探春是庶出,并不是王夫人肚子里生出来的,探春就说,哎哟这您老也糊涂了,哪有大伯子讨妾先跟婶子,也就是弟妹商量的呀。因为中国的规矩是这样,就是大伯和弟妹之间的关系是很严肃的,不能轻易开玩笑,轻易开玩笑属于乱伦行为,但是兄弟、小叔子,跟嫂子是可以开玩笑的,人家告诉我说农村就是这样,说小叔子见着嫂子说“我要吃奶”都没关系,因为你小,那边是年长的女性,对你来说长嫂如母,你去撒娇,去讨亲热都没关系。这么一说,老夫人说哎呀真是,然后回过头来埋怨宝玉说,你怎么也不提醒我,我这儿错怪你妈妈了。对于这一段儿,王朝闻老师有过一段非常精彩的分析,他说贾母在这个家族的巅峰上,她实际上有一种阴暗心理,她并不是真信任她周围的这些人,但是她不信任也没有别的办法,所以碰到一点儿事儿她一下子就火了,就口吐真言,说你们全算计我。这个分析是很精彩的,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但是我对这个分析还要补充一句。贾母的尊严在某种程度上是建立在虚假的基础之上。举一个例子,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也是过年,贾政出了一个灯谜叫做“形自端方,身自坚硬……”,出完这个灯谜以后就把宝玉叫过来,告诉他叫做砚台,然后宝玉赶紧过去悄悄告诉贾母说是砚台,然后贾母说,“这还不知道?砚台!”于是全场欢声雷动,高啊,高啊,就是贾母高!聪明!智慧!智商!天生的!有福气!一片颂扬。你觉得这是不是一个闹剧呢?这是不是一个骗局呢?这骗人的人就三个,串通好了的,一个是贾政,一个是贾宝玉,一个是贾母,问题是贾母的地位她需要这种骗局,被骗的人是一大堆,并不知道他们仨人儿是怎么串通的。所有人都认为贾母高,都认为贾母的智商就是高于我辈,咱们还是老老实实听贾母的吧,所以这个骗局对贾母来说是必要的。相反地如果任何一个人在那种场合下敢于提出异议,我们假设贾环在那儿,他有造反精神,听到他们仨人在说话,说老太太聪明什么呢,你们这个纯粹是骗局,我爸爸说完就告诉我二哥了,二哥过去就告诉老太太了,当我没听见呢?遇到这种情况,贾环应该怎么样呢?不用别人,贾政就会把他掐死,判处死刑,立即执行。所以这个骗局对于贾母来说是必要的,她要享受这种骗局,可是享受骗局的结果是她内心里头仍然有一种警惕,知道里面有很多人不见得真的那么爱她,只不过是由于她的地位、她的位置,由于她手里掌握的手段比较多,所以她要随时提防着不要上当,不要让他们给骗了。

  好,开始揭我的老底了。我不搭这个碴!

还有就是在七十三回,好,开始揭贾母闻听宝玉被吓。先是贾政要回来,好,开始揭宝玉就要念书,宝玉就临时恶补,学习,夜里正在念书的时候“嘭”的一声,一过去说没事,是一个小丫头,陪着少爷没完没了地开夜车,小丫头受不了了,又不敢先于少爷睡觉,坐那儿打盹脑袋撞在墙上了。然后接着就是芳官出去了,她回来以后咋呼,说是刚才我看见墙头有一个人跳下来了。这个是真是假我们暂且不论,而是晴雯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,就说宝玉吓着了,夜里墙头上跳人了,吓着了,这样造出一个假的事情。由这样一个假的事情才接着出了底下的事情,这很可悲,这个事情的始作俑者是芳官和晴雯,而这个事情最后发展成搜检大观园,最后最倒霉的也是晴雯和芳官,所以每个人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都是自取灭亡。

完了以后大家就查,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查夜,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查的结果就发现有些人在赌钱,因为夜间有值夜班的人,他这个值夜班的人就赌赌钱,凑副纸牌,那时候估计也没有麻将,扑克什么的。对于这件事情探春就表示查了查倒是没有发现什么太大的问题,因为当时探春已经当过家了,但是贾母忽然说了一段非常凶恶的话,她说“我必料到有此事”,就是说这个事情不是偶然的,这是必然的,“如今上夜各处都不小心”还是小事,不小心这是小事,“只怕他们就是贼也未可知”,就是说这些上夜的人就是贼,这个有点儿邪,突然这个邪气儿,能够到这一步。然后她批评探春,“你姑娘家如何知道里头的利害?”你耍钱是常事,然后底下是一个逻辑:既耍钱保不住不吃酒,既吃酒免不得门户任意开锁,或买东西,寻张觅李,其中夜静人稀,趋便藏贼引奸引盗,何等事作不出来?凤姐的决策还有一个很大的尴尬,好,开始揭就是她的权威是贾母和王夫人给她的,好,开始揭因为她本身从辈分上来说不是长辈而是晚辈,从性别上来说她不是男性她是女性,从文化上来说她是文盲她不识字,虽然她做过“一夜北风紧”这样的名句,这样的话给她权她就有权,不给她权她立刻就没权。

在搜检大观园的过程中邢夫人是主谋,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王夫人是被激起来的,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是吃了将了,所谓被将起来的,在那儿立刻就收回了权,何以见得呢?绣春囊是邢夫人先发现的,然后邢夫人把这个送到王夫人那儿去,这就像下战表一样,就是说你看你的内侄女,你们这一家子管事儿已经管到了何等危险的地步,咱们这里头的道德已经崩溃了,这责任在你这儿。然后王夫人一看那个绣春囊上画着一男一女裸体的小人儿,浑身已经都吓得哆嗦了。然后她到了凤姐那里第一句话就是“平儿,出去!”哎呀,真厉害呀!平儿平常那么有头有脸,那么会办事,一个人都不得罪,处处给凤姐补台,但是这个时候主奴的身份非常重要,平儿她一句话不说就出去了,你不能参与这些核心的问题。然后她一说绣春囊的事儿,王熙凤立刻跪在地上,因为王夫人的逻辑,这绣春囊没别人的,就是你的,然后这王熙凤跪在地上说,您说是我的我不敢分辩,先听你的,我不敢分辩,我罪该万死,底下再说别的事。就在这一瞬间,王熙凤的权力被摘了,无权了。然后权力到了谁手里呢?到了邢夫人陪嫁的保姆王善保家的手里了,底下搜检大观园的时候是王善保家的在那里冲杀,在那儿发威,凤姐是在那里当提包的,当然凤姐也有看她的笑话的意思,凤姐也没有那么简单就认输。所以我说王熙凤是有权无势,好,开始揭有威无戴。她虽然有权,好,开始揭但是她没有势,没有势能,什么元老、祖先、功臣、或者善于背子曰诗云啊,她没有这方面的势;有威无戴,就是说她有威风,因为她敢下手,她也很精明,但没有几个人感恩戴德。这个事情特别突出地表现在厨房夺权事件当中,为了什么玫瑰露啊,茯苓霜啊,王熙凤提出来说她们不招,这还不好办?在正午太阳最毒的时候,地上撒上一些碎瓷器末,让她们跪在上面,说跪上一个时辰,全招了。后来平儿就拿出她的“鸽派”的观念来,说二奶奶啊,现在由于咱们管事儿,恨咱们的人已经够多了,弄来弄去就咱们四只眼睛,而周围找咱们茬子找咱们麻烦的不知道有多少只眼睛呢,至于她们互相私自拿一点小东西,这个玫瑰露就是属于浓缩饮料之类的东西吧,就是说拿点儿浓缩饮料什么的管她们干什么呀!说这些事儿就这么马虎一下过去了。比较可笑的是秦显家的临时夺权,夺了一下午的权,夺了以后又查前任的亏空,又给各个有关方面送礼,到最后突然通知,柳嫂子官复原职,你秦显家的卷铺盖儿走,这样她什么好处都没捞到还得把从厨房里偷的东西都补上。这个夺权的故事也是非常精彩,从这里头我们可以看到她们麻烦不断的处境。再有我就说说她虽聪明但是不智慧,她没有那种更长远的战略眼光,因为她老是把鲍二家的,尤二姐之类的看成她的主要敌人,其实她主要的敌人是邢夫人,这一点她没有看清楚。

我的老底了我不搭这政治人物和政治事件(4)平儿在这里头也起了一个非常有趣的作用,好,开始揭她对凤姐实在是非常忠实,好,开始揭所以汇报尤二姐事件的是平儿,最早发现的是平儿,可是到尤二姐赚入大观园,王熙凤对尤二姐非常恶劣的时候,平儿又是不忍,偷偷的往回找补找补,老想做点什么事帮助一下尤二姐,她这种矛盾的处境。另外平儿忠心耿耿,忍辱负重,她挨过嘴巴,叫出去立刻就出去,这么忠心耿耿,忍辱负重,而且弥补王熙凤做的太过的事情。所以自古以来就有人认为平儿是人臣的典范,认为平儿是光辉的形象,这已经够可笑的了,原来当人臣需要有姨太太的功夫,这已经非常

相关文章:

相关推荐:

最新文章
热门文章

0.0763s , 7058.15625 kb

Copyright ? 2016 Powered by 好,开始揭我的老底了。我不搭这个碴! 第三是有些老资格的奴隶,佛手金卷网?? sitemap

Top